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【我和岳母】(33-34)【作者:刘雁儿】
【我和岳母】(33-34)【作者:刘雁儿】
字数:5432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第三十三章:澡堂历险

  我飞到北京刚好岳母的班机也要到了,乾脆就在机场等她们母女俩。

  过了一会,远远看到敏姨和岳母她们五个人出来,原来敏姨的侄子明天结婚,原本不打算回来,只是孙子听岳母的女儿说要回武汉玩,俩个小傢夥从来就是形影相随的,这样一听还得了,立即就闹腾起来,这不就紧急多买了三张机票一起回来了。

  敏姨一家三口因没有回武汉的班机,就先坐高铁要赶回武汉了,我们家的公主也嚷着要一起过去,后来好不容易安抚过去,骗她买不到高铁票,要过两天才有,这才过了关。

  送了敏姨一家到火车站,我们就到前门附近的天坛饭店落了脚,这里去天安门广场也近,到哪里都方便。

  到了房间,闺女高兴在床上打滚,刚才在车站送小朋友的沮丧已经抛到九霄云外了,我搂着岳母亲着她说:「妈,你咋把头发剪得那么短滴?」

  岳母说道:「你不知道澳洲现在是夏天吗?」

  我说道:「妈,你以前也没有剪那么短的头发啊。」

  岳母红着脸神秘的说道:「到时候告诉你。」

  第二天一家三口看升旗,游故宫,上景山,到劳动人民文化宫,走的小公主那不是个累字可以说的出来的,再过一天游了长城,小傢夥打死都不肯再玩了,一定要赶紧回武汉,小公主已经把武汉当成她的故乡了,赶紧要找敏姨的孙子一起玩,我和岳母的主要任务也达成了。

  还好现在天上飞的,地下跑的都快,买了三张机票,不到三个小时一家三口就飞到了武汉。

  可怜是京城堵车,江城塞车,两头花了三个多小时,算计起来和高铁差不多,怪不得好多人还是选择坐高铁了,还不用误点和机场打斗。

  下了飞机打了车到了敏姨家,早和敏姨商量好了,敏姨负责带俩个小傢夥,让我们俩个老妻少夫过二人世界。

  我和岳母也在敏姨家附近住了酒店住下来,这样来去也方便,哪俩个小傢夥一见面像久逢的老友相见,早已经把四个老傢夥抛到九霄云外。

  我和岳母来到酒店,我一进到房间就说:「妈,咱们洗个鸳鸯浴吧?」
  岳母在旅行箱里翻出一个袋子往卫生间里走,一边告诉我:「雁儿,你等一下。」

  我疑惑的坐在床上看电视,等了好好一会,见到昏昏的灯光下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卫生间里走出来,但确是一个光溜溜的男人,看脸庞的确是我岳母,但胸脯上已经没有哪白白的两个乳房,下麵倒多了一个和我一样的小鸡鸡。

  我正疑惑着,他用粗粗的声音说到:「兄弟,有没有兴趣找个」同志「玩玩啊?」

  我过去拉着他的手一边看一边说到:「妈,你真会玩,这一会咋就变成和我一样的男人了?」

  岳母继续用男性的声音粗粗的一边转身一边说到:「咋样,看出来哪里有破绽吗?」

  我仔细的看着,摸着,除了手感比真实的皮肤差点外,脖子和大腿的结合部有点点颜色的差异,真的很难分辨,我摸着岳母的鸡娃子问道:「妈,你告诉我这是咋回事?」

  岳母由着我玩着她的鸡娃子,一边得意的说:「那天到悉尼玩,街上一帮好像是什么同性恋还是异装组织的人,争取他们的权益搞集会宣传,这是他们的化妆用品,我告诉他们我也是易装爱好者,还好他们之中也有会中国话的,很好沟通,半卖半送的就把这件假阳具外套等於给了我,这件外套是按东方人的皮肤颜色做的,他们说这件外套的颜色和我的皮肤颜色差不多,如果差异大了,他们会邮寄一件给我。很容易穿的,弹性极好,大腿和脖子的地方是颜色过度,边边是透明的,用皮肤粘合剂一沾,和我原来的皮肤合为一体,除乳房有点压迫感外,这件外套没有什么不舒服的,下麵有一个接尿口和我外阴结合的天衣无缝,要是有尿,我现在就可以拉给你看,就是不能像你的阴茎那样兴奋竖起来,不过他们说,他们也有一种里面有个泵的,只要我一按一个隐形开关,阴茎也可以竖起来的,我没有要那种,我雁儿你又没有地方给我插。」

  我瞪了岳母一样道:「妈,哪你打算弄来干什么?」

  岳母半躺在床上,用手抓住我的手玩弄着他的鸡娃子说到:「雁儿,你还记得你那次在武汉穿女装偷偷跑到女厕所的事吗?我这次想到男澡堂子里逛逛,就允许你们臭男人到女厕所偷窥啊,我们女人也要到你们男澡堂子里看看。」
  我惊奇的瞪大眼睛看着岳母,岳母站起来从旅行箱里拿出一套运动装,运动装没有什么男女大的差异,穿起来真像一个白净的大叔。

  岳母看我还愣着就说:「还愣着干啥?走啊,到澡堂子泡澡去!」

  出了酒店门口打了一部车,岳母上车就熟悉的告诉司机到司门口。

  到了澡堂门口,岳母定了定神,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,又望了一下我,挤了一下眼睛说:「雁儿,咋样?进啊!」

  我小声说到:「你真的未老。」

  我们俩进到浴池,办了手续,办事的人也没有什么异样,进到更衣室,岳母有些害羞的低着头斜斜眼四处望着,里面的男人们谁也没有注意到岳母,是谁听说过一个大女人化妆跑进男浴池里来?都是报导男人到女厕所和浴池里偷拍的啊。
  岳母和我找到一个角落,岳母拉一下我,让我站在他前面脱衣服,挡一下他。
  我小声说到:「你现在害怕了?」

  岳母小声说道:「一下子不适应,在一大群男人中间光溜溜滴。」

  我笑着说:「在澳洲海滩上不是试过一次光溜溜的在别人面前了吗?」
  岳母说道:「那不同,那是老外,加上离得远,现在就在身边,摩肩擦踵的。」
  我刚说道:「妈。」

  就被打断:「小祖宗,千万不要这样叫。」

  我吐了一下舌头说:「忘了。你的这套装备不凑近仔细看不会看出来的,不要让人家帮你搓澡啊!」

  岳母红着脸说:「我才不叫那些臭男人帮我搓澡呢!」

  我怒怒的瞪了他一眼道:「哪你还冒险跑到一群臭男人堆里干啥?」

  岳母红着脸说:「就是要深入狼窝里看看。」

  说完脱完了衣服,用一个大毛巾披在肩上就和我走进浴池里去了。浴池里烟雾缭绕,旁边的人都看不太清楚,就更别提一个经过缜密化妆的女人了,加上一群大男人谁也不会想到身边会有一个女人。

  我和岳母走到池子边,池子里已经有好多个男人了,现在武汉像这样的旧式浴池已经不多了,这间听说也快拆了,所以好多人。

  岳母在池边犹豫了一下,就下到池子里了,我站在池边看着岳母旁边泡着几个光溜溜的男人,我笑眯眯的望着他。

  岳母招招手让我赶紧下来,我下到池子里刚泡了一下,就听岳母旁边的一个人对岳母说:「兄弟,帮我搓搓背好吗?」

  我刚想抢过这个活,怕岳母光溜溜两个人尴尬,谁知岳母很爽快的答应了,那个人趴在池子边上露出背,岳母用那个人的毛巾在背上用力搓起来。

  北方的澡堂池子实际上有些噁心,南方人很多不习惯在这样的地方泡澡。
  岳母仔细的帮那个人搓着背,那个男人绝对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澡堂子里,一个光溜溜的女人帮他搓背。

  搓完后,那个人按北方的规矩问要不要帮他搓,岳母摆摆手说不用了。
  我站在岳母身边,身边不时有男人在岳母身边走过,开始岳母还害羞的避让一下,后来根本就不当回事。是啊,在那么拥挤的池子里,避让只会引起猜疑。
  我逗趣的望着岳母,岳母不知道是害羞还是被热水泡的,脸上泛着红晕。
  泡了一会我跟岳母说:「咱们走吧。」

  岳母瞄了我一眼说:「再泡一会吧。」

  泡了一会,岳母从池子里起身到花洒下麵淋浴,花洒那里也不像现在的有隔板间隔,就是一排的花洒,这也像日本的一样,没有那么多所谓的隐私和掩饰。
  我看的出岳母的眼睛到处的望着,刚才在池子里男人的下面都泡在水里,现在就展示在眼前,老的少的一个个毫不掩饰。

  我突然发现岳母的动作有些停滞,神态也有些诧异,我想岳母不会是在干网上说的那种事吧。

  我注意到岳母的鸡娃子,真的!从岳母的鸡嘴里吐出一股不经意的流水,因为有些颜色,加上有些压力,和花洒的水顺着身体的流法是不同的。

  这就是传说中的洗澡的时候喜欢拉尿吧,我咪咪笑着望着岳母,岳母也调皮的望了我一下。

  第三十四章:站着拉尿

  和岳母从澡堂子回来,一进房间岳母就嚷着去洗澡,我说到:「妈,你刚才不是洗了嘛,怎么又洗呢?你什么时候养成的洁癖的? 」

  岳母哼道:「在哪狼窝里都是臭男人,搞的我一身臭,我要好好沖洗乾净,恢复我女性特有的体味。」

  我哼道:「谁刚才冒着被人家抓的风险跑到男浴池里偷窥人家男人的?看完了还说这些话。」

  岳母不理我,三下两下就把衣服脱了进卫生间了,我跟着进去,岳母一边调试花洒的水温,我一边从屁股后面伸手玩弄着岳母的鸡娃子。

  岳母扭捏道:「雁儿,你这样摸我看上去像是两个基佬一样,好噁心啊。」
  我笑着说:「我好想看看妈你装扮成男人的样子,你穿到明天再脱好吗?」
  岳母怒怒道:「以后都不穿它了,历险完了,也玩够了,特别是胸部挤压的好不舒服,上次在澳洲把乳房整挺了,现在被这个外套压迫的很不舒服,要是以前乳房下垂软软的肯定没有这样不舒服的感觉,早知道这样玩法就先不整形了。」
  我打趣道:「妈,谁让你整的啊?非要老来俏。」

  岳母狠狠地把我的手从她的下麵拨开,生气的说:「真没有良心,妈去把乳房整挺了还不是为你吗?摸完了,玩完了还在这里说风凉话。」

  我拉着岳母的手歉意的说:「妈,你不是我妈啊,咋和儿子一般见识呢?」
  岳母亲亲我说:「你看那个女婿把岳母搞大肚子的,你看那个男人有福气搞完老婆,还能再续岳母的?」

  我抱着岳母狂亲起来,亲完我打趣道:「妈,你刚才站在花洒下拉尿好刺激啊,再拉一次看看。」

  岳母也说:「我也想看看自己站着拉尿的样子,可是刚才拉了,不知道还也没有的拉。」

  岳母站在那里试了试没有尿,我到房间倒了一大杯水拿给岳母,岳母赶紧喝了。

  我继续摸着岳母的小鸡鸡说:「妈,你刚才在浴池里也不讲道德,人家墙上都贴着告示说拉尿要到厕所里拉,你居然就大庭广众就拉了。」

  岳母得意的说:「雁儿,你不知道的啦,一个女人能够站在那拉尿可不是谁都想就可以的,多少女人想啊,可是想就成的吗?你妈今天可以站在那里拉尿当然要显摆一下啦,也完成一件天底下女人心底深处的虚荣心,讲真的,那个女人不想试一试站在那里拉尿啊?。」

  我接着说:「妈。不过网上也说有些女人洗澡的时候也站在花洒下面拉尿。」
  岳母有些脸红的说到:「这就是女性打心底里的渴望,不是有人发明瞭一个纸漏斗一样的东西,接着女人的外阴部,让女人都可以站在那里拉尿了,这就是为了满足女人的心底下的需求,不过女人站在那里拉尿,那些尿都顺着大腿流下来了,要不是在花洒地下的话可噁心了,一边沖着水到无所谓。」

  我跟着说:「妈,刚才你拉尿的时候有没有瞧着旁边,你不怕被人家发现你拉尿吗?」

  岳母拍打了我一下说:「那一刹那就顾着心里的放纵了,哪还顾得那么多,再说啦,你们男人有几个会到厕所那边拉的?可不都在花洒下麵拉了。」

  「妈,这一趟你可是赚了,看了那么多男人,老的,小的,还摸了另外一个男人。」我醋意的说道

  岳母含羞道:「这次和澳洲海滩不同,超近距离看你们男人的身子,特别是泡在池子里的时候,好几次你们那些臭男人的身子就贴在我身上。」

  我打断岳母的话:「妈,这一刻不准用臭男人这句话,你专门跑到男澡堂里面偷窥男人,还要说人家臭男人。」

  岳母笑弯了腰说到:「习惯了,也显得你妈的高人一等。」

  「妈,哪你帮那个男人搓背的时候,有没有想摸一下那个人的那个傢夥啊?」
  我打趣的问道。

  岳母红着脸回答我:「雁儿,说真的,我不是很想摸你们男人的,不像你们男人总是想摸一摸女人,女人只是在喜欢一个男人的时候才会有那个念头,只不过这次进男澡堂只是出於一种猎奇的心态,看一看纯男人的地方,十几个光溜溜的男人在我面前是怎样的,那种感觉真是好刺激,置身一大群光溜溜的男人中间,这就是你们男人为啥喜欢偷窥女人的心理了吧,这一次让妈我也体验一番。」
  「妈,看完了,咋样?」我微微笑着望着岳母。

  岳母羞涩的低了一下头说:「纯粹是好奇心作怪,不咋地,下次再也不到哪里去冒险了,真的好不习惯男澡堂里的味道,还是女人的味道好,要不是我雁儿咋就喜欢女人下面的味道呢?」

  我狠狠地捏了一下岳母的鸡娃子,可岳母就是没有反应,要是我早就叫喊了。
  岳母笑道:「雁儿,我那地方是假的,你剪掉它都不会有感觉的啦。不过刚才我帮那个男人搓背,他趴在池边上,他那条东西只从两腿之间露出个头,看不得详细,真想叫他仰面躺着我帮他搓肚子了。」说完岳母掩嘴而笑。

  岳母顿了一下继续说道:「你们男人那里不兴奋的时候都差不多大小,都耷拉着脑袋,只是黑点白点罢了。」

  我打断道:「妈,看你说的,要是哪一澡堂子的男人下面都雄抖抖气昂昂的话,那可就好看了,除非,除非他们知道你是女人,要是那群男人之间有一个光溜溜的女人,你猜会咋样?」

  「要是他们知道我是女人?哪估计现在已经不能站在这里了。」岳母淫淫的说到。

  说完岳母说感觉到有尿了,用手抓住鸡脖子对着坐厕拉起尿来,因为不像男人那样膀胱直接经尿道拉出来的,成水枪那样射出来,只能是流出来那样,岳母抓住茎茎叶学我那样摆来摆去,可就是射不远,还弄到一点到自己的腿上,我在一旁看着,趴在岳母的肩上笑起来。

  「妈,你真是不老!」

              【未完待续】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